咨 询 预 约 在线评估

抗疫日记 | 我和145位武汉老师上网课的日子

2020-04-03  东方启音  浏览:1013
长达2个月时间
145位武汉老师

今天我们一起来
来自武汉其中一位老师的真实故事


(本文根据武汉江汉中心赵钰老师口述整理)


/武汉江汉中心留影/


抓住2020的开头,我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开启了马来西亚的旅程。


一边感受无限风光的同时,兜里的手机却越发沉重。打开手机是来自家人、身边好友同事们给我发来的39条未读信息。


信息内容大概是武汉封城的消息;或者是旁边小区又有人死掉了;又或者是疫情严重化了,每天都有很多救护车来来去去,还有各种群里在传的那些走路走到一半突然直接倒地晕倒的视频… … 




01 当时我就慌了,这也太吓人了


看完一条又一条的信息,回复完一条又一条的「你们也是,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小心翼翼捧着手机,手却是完全冰凉的,完全顾不上沿途的风景。


马来西亚的日子一路提心吊胆,一路坎坷。我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变得那么严重,听以前的一个高中同学说,他家里人被感染上肺炎了,但没有办法,武汉床位真的太少了… … 染了病,还是找不到床位,只能一家人都等着被感染。


知道这些消息,根本不能好好游玩。担心父母、担心身边的好友、悔恨在这个节骨眼跑出国、害怕不能如期回国,太多的负能量围绕。后期游玩基本上湖北省的护照去哪里也都会被拒签。


说一个好笑的事。有一天我在马来西亚,遇到了跟我们一样的地地道道的武汉人。当时我听到他和身边的人在说武汉话,我很激动地问他道「你也是武汉的吗?」他却用武汉话话对我说「你不要乱说了,你在外面说我是武汉的会被打的。」


那瞬间,突然有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样的感觉。


后面武汉封城了,突然就回不了家了。周围的朋友告诉我「他们的同学就是同朋友在外地,回去想住酒店都会被拒收。」还有一个朋友是开旅馆的,他也告诉我「没办法,周围旅馆只要是湖北的,都不能收。」


计划暂时留在深圳,等待武汉重新开放再做打算。行李都收拾完了,却收到酒店的冷酷拒收,1小时不到的时间我突然就又无处可归了?没办法?谁让我是武汉回来的?




02 我感受到了全国团队的力量


在公司领导同事和周围亲友的关怀和帮助下,一路跌跌撞撞最终迎来一个短暂的安居所——暂时住进了深圳。


不得不说「身边的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是我最大的恩赐」是我在这个特殊时期最大的期望了。所幸,我们的学员家长里并没有听说出现肺炎感染。

 


这段时间,我们武汉所有中心老师比起往日的线下课程,更加忙碌起来。

 

询问家长们家庭情况、不停安抚家长们焦虑的情绪,前期看到微博上有那种武汉专门援助,就立马推给有需要的学员家长,告诉家长有特殊情况可以报备,会有人组织查看并援助;


因为疫情一直没有开课,私底下老师们一直在讨论「xxx小朋友这么长时间不上课,会不会出现学过内容倒退的情况?」「我们要怎么给他们提供帮助?」;


学员家长只要提出了问题,比如说问我们有没有在家里比较好的训练建议,或者说是小朋友遇到一些什么问题要怎么去处理,老师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回复;


家长沟通群里,老师们会定期询问家长「宝贝最近在家里训练情况怎么样」,然后针对每个孩子现阶段表现,给他们积极提供一些家庭建议和方案;

为了小朋友能够如期开展线上课程,前期我们老师组织了很多场次的线上培训。每天培训都安排地满满当当,包括四大课程,各个环节的线上操作、演练、培训。


中心老师们都会非常积极的去参与,为了达到实操模拟效果,在演练的过程中有的老师会把中心孩子的情况代入进去,也会借自己家里的小朋友来一起实操演练。每次培训结束完,我们老师们还私底下开小灶,偷偷讨论着后续事宜。


疫情面前,我感受到了所有老师们团结一心努力做好一件事情,那种迫切的力量。




03 只要一起努力,一切都会好的


在我们询问家长们家庭近况时,我们发现部分家长是很负责任的,他们会主动根据我们在年前布置的一些寒假训练,去完成小朋友的日常任务,完成后会积极寻求班主任的意见进行下一阶段训练。

 

但其实还有另外一部分家长他们由于各种原因,比如因为家长是护士或者在医院逆行工作,孩子不能待在自己身边暂时只能让奶奶带着。要不然可能是小朋友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比较难以处理,导致小朋友不能正常进行干预。

 


3月2日,公司决定向湖北地区新老学员开展免费赠课公益活动,每个获赠名额将获得1次免费评估+4节线上公益课。就这样,我们也重新开始对中心学员进行了为期近1个月时间的线上评估。


通过线上评估,家长普遍反馈大多是小朋友规则这一块的问题:


由于关在家里长期不出门,在家里又是一个比较容易放松的环境,家长和孩子接触的时间多了,反而不太知道怎么样去处理小朋友在家中的一些规则问题,所以我们的小朋友在行为规则这一块会有明显退步。

 

在评估的过程我也惊喜地发现有部分小朋友有了进步的情况~



小文(化名)的基础能力不是说特别好,家长十分担心孩子宅在家的这段时间的生活自理。每天小文妈妈都会抽出几个小时陪伴孩子进行练习,孩子出现什么问题也会及时和我进行反馈。


小文妈妈告诉我「在家里训练过程真的感觉小文在进步,但当她将这份喜悦分享给身边的亲戚朋友时,他们不能理解就算了反而觉得很奇怪!在他们看来孩子的一点点进步根本不值得一提,太平常了。

 

小文妈妈也一直等着这次评估的机会,想把孩子的一些进步情况和老师分享,因为在小文妈妈看来——只有我们老师才能够感同身受并看到孩子、肯定孩子,也能理解他们的心情。

 

通过线上评估的方式我和小文妈妈进行了长时间的沟通,她告诉我目前最需要训练小朋友独立上厕所的能力。


根据孩子的基本情况,我给小文妈妈提供了一些建议,也给妈妈布置了一些简单任务。隔了几天小文妈妈就特别开心跟我讲「忍不住要跟各位老师分享... ... 但我觉得宝贝应该是已经懂了在马桶上要上厕所这个概念了!」

 

image.png

/小文妈妈第一时间在群里的分享/



轩轩(化名)刚来中心评估时,无论是语言还是社交方面基本上是处于0的状态。在中心进行一段时间干预之后慢慢地轩轩有了多方进步,开始不那么害羞了,会主动表达自己的喜好。

 

在陪伴轩轩不能出门的日子里,轩轩家里人还是很担忧孩子受到影响,于是在武汉各中心陆续开展线上课程后轩轩第一时间也报名了线上课程。


几次线上课程结束后,轩轩妈妈在群里分享了她的感受。


她告诉我们「感谢老师们的鼓励和激励,虽然看的理论多但是这两次的网课真是收获颇多。抢薯片时不小心让孩子以为哭闹抢着就有的吃的;奖励需要穿插到日常生活中;尤其是游戏环节语言和指令的穿插有了明确的概念;带领我思考了行为带来的后果,还有行为发生的原因。」

 

image.png

/轩轩妈妈的网课感悟/


我们轩轩妈妈也非常认真、努力。课余时间,还会根据轩轩平时的兴趣喜好,利用家里仅有的一些材料、去制作很多的自制的小玩具。










武汉封城不多不少已经过去两个月,这两个月的时间也已经成为武汉人民不可磨灭的记忆。


现在武汉中心评估已进入尾声,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学员家长们普遍都希望孩子在这个期间不要被耽误并陆续进行了线上课程,现阶段都十分赞同线上课程给孩子们带来的干预效果,也希望能够尽快回到中心去上课。


言语康复是一场持久战